当前位置:贵阳六甲食品有限公司国学《千秋岁·数声鶗鴂》张先所作,写的是悲欢离合之情
《千秋岁·数声鶗鴂》张先所作,写的是悲欢离合之情
2022-10-04

张先,字子野,北宋婉约派词人,他的诗作内容大多反映士大夫的诗酒生活和男女情感,下面跟趣历史小编一起了解一下张先所作的《千秋岁·数声鶗鴂》吧。

宋代风流才宋代词人大多过得不如意,比如苏轼、欧阳修等饱受贬谪之苦,辛弃疾、陆游饱受有志难伸之痛。但有一个人却是例外,这就是张先,他是北宋最长寿的词人,也是最乐观的词人。虽然官做得不大,但自得其乐,八十多的时候不仅家中养着乐工歌女而且还能纳妾,苏轼就经常调侃他:“诗人老去莺莺在,公子归来燕燕忙”、“鸳鸯被里成双夜,一树梨花压海棠。”意思就是说了都老了还那么风流浪漫,真是让人羡慕。

历史上的张先确实是一风流好色之徒,时常派遣仆人奴婢为他物色少女,苏东坡曾在另外一首词中讽刺其寻花行为:“走马探花花未发”!可见张先的风流无比。不仅如此,张先在出席各个朋友的酒宴时,也经常“勾搭”朋友家的歌姬侍女。譬如其一首词中便描绘出了他成功“约”到一位妙龄歌女的故事:“耳畔向人轻道:柳阴曲,是儿家,门前红杏花!”

然而,张先之所以能够在历史上留名,并不是因为他的好色风流,也不是因为他的长寿乐观,而是因为他词写得好。张先是北宋著名词人,与北宋前期的词人晏殊、欧阳修、柳永齐名,对宋词的发展做出了独特的贡献。他以“不如桃杏,犹解嫁东风”,“云破月来花弄影”及“奈心中事,眼中泪,意中人”等诸名句在北宋词坛上取得了不可替代的地位。他曾有三首写花月影的佳词,所以世称“张三影”。

张先擅长小令,亦作慢词。其词含蓄工巧,情韵浓郁,一些清新深婉的小词写得很有情韵。其词题材大多反映封建士大夫的闲适生活或男欢女爱、相思离别。

如《千秋岁·数声鶗鴂》:

“数声鶗鴂,又报芳菲歇。惜春更把残红折。雨轻风色暴,梅子青时节。永丰柳,无人尽日飞花雪。

莫把幺弦拨,怨极弦能说。天不老,情难绝。心似双丝网,中有千千结。夜过也,东窗未白凝残月。”

张先说,杜鹃声声,又来向人们报道春时光景即将逝去。惜春人更是想将那残花折下,挽留点点春意。不料梅子青时,便被无情的风暴突袭。看那庭中的柳树,在无人的园中整日随风飞絮如飘雪。

张先说,切莫把琵琶的细弦拨动,细弦能够诉说出极致的怨恨。天不会老去,爱情也永远不会断绝。多情的心就像那双丝网,中间有千千万万个结。中夜已经过去了,东方未白,尚留一弯残月。

这首《千秋岁》写的是悲欢离合之情,声调激越,极尽曲折幽怨之能事。

上片主要是写景,而又景中寓情。

开头“数声鶗鴂,又报芳菲歇。”两句以鸟鸣声起兴,点明暮春时节,暗喻美好的爱情行将终结。“又”字加重语意,已含痛惜的情绪。

接着“惜春更把残红折”一句承上点明本词惜春的主题,“更”字与上文“又”字相呼应,而“折残红”则应是象征着对被破坏的爱情的坚持与珍惜。

接着“雨轻风色暴,梅子青时节”两句表面是写时令,写景物,实际应该理解为语意双关,指青春初恋遭受了人间风暴的无情打击。

最后“永丰柳,无人尽曰飞花雪”两句意境与首句杜鹃哀鸣相互映衬,写出了被冷落的受害者的无限的孤独悲凉、凄怆。这里,柳当是喻人,飞花雪当是喻爱情。

下阕抒情,通过琴弦来表达相思与怨恨之情。

开头“莫把幺弦拨,怨极弦能说”两句来得很突然。在换头处发起新意,向来认为只有高手能之。幺弦,琵琶第四弦。弦幺怨极,就必然发出倾诉不平的最强音。这种极怨的气势下,受害者接着表示其反抗的决心。

“天不老,情难绝”。这两句化用李贺“天若有情天亦老”诗句而含意却不完全一样,此处强调的是天不会老,爱情也永无断绝的时候。这比作者常说的“无物似情浓”(《一丛花》),“人生无物比多情,江水不深山不重”(《木兰花》)等等,更为深刻有力。

接着“心似双丝网,中有千千结。” “丝”谐“思”,“千千结”形象地比喻愁绪之重与相思之深。在这个情网里,他们是通过千万个结,把彼此牢牢实实地系住,谁想破坏都是徒劳的。这是全词表达思想感情的高峰,也就是《文赋》所谓“立片言而居要,乃一篇之警策”。

最后“夜过也,东窗未白凝残月。”两句是说,中夜已经过去了,东方未白,尚留一弯残月。情思未了,不觉春晓已经过去,这时东窗未白,残月犹明。如此作结,可谓恰到好处。

这首词韵高而情深,含蓄又发越,可以说,兼有婉约与豪放两派之妙处。前人评子野词,最早有晁无咎。他说:“子野韵高,是耆卿所乏处。近世以来,作者皆不及。”(《能改斋漫录》十六引)清陈廷焯说子野词里“有含蓄处,亦有发越处;但含蓄不似温韦,发越亦不似豪苏腻柳”(《白雨斋词话》)。这些评论都很中肯。“含蓄”和“发越”,此词可以说兼而有之。至于韵高之说,亦可通过此词体味,略见一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