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贵阳六甲食品有限公司女性我夹在婆媳之间里面不是人
我夹在婆媳之间里面不是人
2022-09-23

我和妻子都是独生子女。我们结婚不到一年时,父亲不幸因病去世,我就把母亲接过来同住。4年前,女儿甜甜诞生。

甜甜长到几个月大时,妻子从超市买来大袋的尿不湿给她用,多的时候一天能用完十几个。母亲看了既心疼又不解。

给孩子用自制的棉质尿布多好,不仅省钱,孩子用着也舒服。她认为小孩经常用尿不湿还容易使腿部变形。妻子对此不予理会,母亲心里很不舒服。

妻子则觉得母亲的观念太陈旧。现在的小孩哪个不用尿不湿。尿布太落伍了,既不好看用完还要洗。

于是,婆媳之间常为此犯嘀咕。我觉得她们两个人的意见都有可取之处。为避免不必要的尴尬,我将自己的想法分别告诉了她们。没想到的是,我却因此招来她们的误会。

甜甜越来越大,也变得越来越调皮。妻子产假即将结束。担心母亲一个人照顾不了甜甜,她提出想请一个保姆。

我也同意妻子的想法。但母亲又犯琢磨了:我一个人在家没事,连一个孩子还照顾不了吗?找个保姆来,是嫌我不会照顾小孩还是有钱没处花啊?

老人既然有这个想法,我只好说服妻子将找保姆的事情暂且放下。在我近两个小时的耐心劝服下,妻子仍然很不理解,找个保姆不也是怕她老人家身体上受不了,为她着想吗?

为此,接连好几天,她都极少与母亲说话。我只好在一旁适时地做掩饰。有时,我也觉得自己的说辞苍白无力。

在养育甜甜的问题上,她们婆媳之间的分歧越来越大。甜甜2岁了,妻子想教女儿识字、画画。

但母亲不乐意了:孩子这么小,会累到脑子的。以后有的是教育她的时间,等孩子大些再学这些东西也不迟。这次,妻子再也没能忍住,直接冲母亲发了火。

“这是我的孩子,我能不为她好吗?该怎么教育她,我自己心里有数。怎么什么事你都会插上一杠子呢?”她说话有点过分。我赶紧将她拉到卧室。

“你这是什么话啊?甜甜是我孙女,我能不疼她吗?以后孩子的事,我不管就是了。”母亲说完,拉开门要走。

我急忙好说歹说,将她劝回客厅。“妈,您别急。您也知道,她就是这种直脾气,刀子嘴豆腐心,您大人不计小人过,别跟她计较。”我小声好言相劝。

没想到,这话被妻子听到了。“行啊,我事多,不该管孩子的事。”她提着一个旅行包,夺门而走。一走就是两天。

母亲因此气得大病一场,住了四天院。期间,因没人照顾甜甜,妻子只好将女儿接到娘家住了一周。她们之间的隔阂日益加深。

以后的日子,两人在表面上看着还过得去,但谁都知道,她们对彼此已经有了很深的成见。